知识人-专家之苑
知识人网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  
    【字体:
    贾谦:建立由中国特色医疗体系——培养纯正中医是根本
    文章来源: 39健康网 更新时间:2014年09月01日

      第四届中医药发展论坛于2010年1月10~12日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华国际医学交流基金会、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共同主办,北京华康中际咨询中心承办。全国人大和政协有关领导人、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全国中医药从业人员共计300余人汇聚一堂,以“展示新中国60年中医药发展成就,探讨中医药发展机遇”为主线,就我国中医药发展的现状、挑战与对策,继承、创新与合作等热点问题展开深入探讨。贾谦出席会议并做主题讲座。

    贾谦:建立由中国特色医疗体系——培养纯正中医是根本


      专家简介:贾谦,男,研究员,1941年出生于河南洛阳,1964年毕业于西北大学物理系。获两项国家级科技进步奖,3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从1992年开始,作为主要负责人或主要完成人,贾谦先后完成中医药领域10余项国家级软科学研究,如 “中国药用濒危野生物种保护战略研究”、“中医药战略地位研究”、“遵循自身发展规律,发挥中医药优势特色的政策研究”、“虎保护战略研究”等。

      2003年4月,贾谦带领课题组同志赴广州调研中医治疗SARS的疗效,提出中医完全可以解决SARS问题,建议国家组织中医上SARS一线;4月26日,贾谦邀请广州SARS一线中医专家到京,召开了“中医成功治疗‘非典’学术交流会”,促进了北京中医介入SARS治疗。

      从2003年10月开始,贾谦带领课题组赴河北、河南艾滋病村调研中医治疗艾滋病疗效20多次,以翔实的资料说明中医治疗艾滋病疗效远优于鸡尾酒疗法,多次建议国家组织中医治疗艾滋病。

      15年来,贾谦发表中医药发展战略方面论文和研究报告数十篇,出版《中医战略》书籍一部。

      国家正在进行医疗改革,希望借以改变目前“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医有诸多优势,而且中医简便廉验,无需检查化验仪器设备;尤其是,中医不仅用药治病,更有诸多非药物疗法,这些疗法几无成本,且人人可以学会一招半式,受用终生。只要培养出大批中医,即可以临床的纯正中医,推广各种非药物疗法,各社区医院和卫生院以中医为主、中西医并重,则不仅可以迅速扭转“看病难看病贵”的尴尬局面,不仅不会增加医疗卫生经费,而且可以节约出相当一大块经费。关键问题是如何培养纯正的中医,院校式?师徒传承式?

      一、 中医后继乏人

      报喜不报忧的人总是说,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医药事业取得了大发展大进步,我国有2600所中医院,27万张病床,还有多少设备,我国有32所中医院校,10多万在校生,每年有多少学士、硕士、博士毕业等等,似乎中医形势一片大好。其实,他们从来不进行比较,既不敢进行中西医的比较,也不敢进行中医自身的纵向比较。实际上,中医后继乏人后继乏术,几乎已经被消灭光了。下面仅就后继乏人问题进行两项比较:

      1、 纵向比较:中医已经被消灭得所剩无几

      清末民初,我国3亿多人口,有中医80万人,遍布全国乡村城镇,基本保障了全国人民的医疗保健。新中国成立时5亿人口,50万中医。今天,我国13亿人,中医人数下降到23。4万人。换句话说,清末民初,每万人有中医26人;1950年,每万人有中医10人;今天,每万人只有1。8名中医。我们调研中发现,各中医院里,大约只有10%的中医能按中医思路看病,望闻问切之后开汤药处方;其他中医则与西医几无区别,开化验单、检查单,然后看化验单、看检查报告,开西药,也开一点可有可无的中成药。若将会望闻问切、开汤药处方的中医算作纯正中医的话,我国今天只有两万多纯正中医,每万名国人中只有0。18名纯正中医,为清末民初时的一百四十分之一。中医已经被消灭得所剩无几。

      2、 横向比较:只发展西医,不发展中医

      清末民初,我国西医不过几十人,1932年4000人,1949年8。7万人,2005年发展到约180万人,25年间西医人数增加了20倍,而同期,中医人数负增长,从50万人减为23。4万人,增长率为负50%。可以看出,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我们的卫生部和教育部是只发展西医不发展中医。换句话说,我们的教育部替美国人为中国人洗脑,洗得中国人只相信西医只相信科学,几乎完全忘掉了或说不相信中医不相信中华文化了;我们的卫生部寻找种种借口,什么中医不科学啦,中医没有标准啦,中医要现代化啦,等等,千方百计压制、打击、消灭中医,因而不许中医介入非典治疗,不许中医介入禽流感治疗,当然,中医也就进不了CDC——疾控中心。万幸的是,2009年4月21日国务院发出22号文件《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现在卫生部已经允许中医进入疾控中心,允许中医介入甲型H1N1流感。但还是不让中医介入戒毒、艾滋病等方面的治疗。我们希望西医一统天下的卫生部今后能按国务院22号文件精神改弦更张,不忘祖先留下的中医药文化,真正做到中西医并重。

      2003年底,我们在课题总报告《重新确立中医药的战略地位》中就已进行了上述的比较。某副部长兼局长在我们的报告上批示:“不能这样比较。”试问,不如此比较怎么比较?难道只能成天高唱“长足进步”?!

      二、 中医人才培养规律

      中医产生于中华文化。没有中华文化底蕴,无法理解阴阳五行,不可能学好中医。

      英国哲学家波兰尼创造了“个人知识”一词,从而使知识不再被看作具有与个人无关的、普遍公认的客观的性质。对中医药学来说,其本身就是难以被西方学术言传的“个人知识”。 意会知识的获得是一个领悟过程:把不连贯的局部理解为完整的整体。从这种意义上说,具有意会知识属性的中医药学更适合于手把手的言传身教,师徒传承,使之领悟。

      中医人才的传统培养有三种方式:家传、师徒传承和自学。这三种方式正好是“个人知识”的主要传承方式。几千年来,中医就是靠这三种方式传承的,并为社会造就了足够的中医人才和一批中医大家。

      学西医要有解剖室、实验室,要有各种检查化验设备,很难自学。但自学是中医传承方式之一,只要有一定的中华文化基础,都可自学成好中医。恽铁樵40岁开始自学,终成大医,以后创办中医函授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广西李之焕,在监狱中自学成才,治疗癌症、艾滋病等诸多疑难病症,效果甚好。最早前往艾滋病村免费治疗艾滋病的孙传正也是自学出来的。广州李仲良,曾在“光明中医”学习两年,后来自学中医,研究出戒除心瘾的戒毒中药,可以在33个小时祛除吸毒者的心瘾,15天使吸毒者身体恢复到吸毒前的健康水平,已使5400余名吸毒者成功戒除心瘾,其中十名到世界公认的307医院毒检室检测,血液、尿液中均无吗啡,世界任何国家没有做出一例这样的双达标者。

      家传是非常重要的传承方式。“医不三世,药不可食”,说明中医世家在传承上的重要性。蒲辅周先生,杰出的中医学家,一代宗师;他十五岁随父亲学医,三年独立应诊。双桥老太婆罗有名是家传的,不认字,连名都没有。她的拨正疗法使世界医学解决不了的腰腿痛,一次手法而愈。军医冯天有学得后,震动一时,立成名医,但只学得罗老太太一招耳。北京樊正伦是赤脚医生,后来自学成才,大家公认其水平甚高。

      师承不同于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师徒如父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自当手把手尽心传授。针灸大师承淡安自己办学,培养了上万名学生;山西侯马80多岁的谢锡亮老先生就师从承淡安,谢老先生对灸法满怀信心,前两年一再提出要和我们一起上艾滋病村用灸法治疗艾滋病。而且,如今的中医博导本身就不会看病,如何能教会博士看病。天津中医药大学一位博导退休后到一家民营中医院坐诊,没有号过脉,后来自己灰溜溜走了;如此博导,岂非误人子弟!

      清末民初,师徒传承、家传和自学,不要国家花一分钱,培养了80万中医,每万人中就有20多位中医,满足了国人需要。今天,32所中医院校花国家那么多钱,又培养了多少中医呢?无非是培养了一大批中医药事业的掘墓人!

      三、 院校教育不符合中医发展规律,执业医师要文凭是错误的

      今之中医高等教育,从深受西方文化教育和现代科技与逻辑思维熏陶的理科生中招收学生,学生没有中华文化底蕴,进校后,又拼命灌输西医基础、学解剖、做动物实验,学生根本弄不懂什么叫整体论什么叫辨证论治,什么叫阴阳,焉能学好中医?入学时相信、毕业时反对,是两个中专生,中医药事业的掘墓人。如您不信看看各大中医院的中医有几个会用中医思路看病的(这里不是批评这些中医,他们都是中医院校中西医结合教育的受害者),又有哪个中医院不是按西医院的分科设立科室的?又有哪个中医院没有西医院那些设备?而这,都是有关部门硬性规定的,消灭中医莫过于此啊!

      32所中医院校培养的学生基本不会中医临床,硕士博士尤其如此。院校教育与传承教育的最大区别是:院校培养的是“文凭”,师徒传承培养的是“能力”;院校重视的是客观知识即显性知识,师承传授的是个人知识即意会知识。所以,院校毕业生不会临床,总看到西医的检查化验“科学”,看不到中医的简便廉验,临床中也就多用西医那一套而抛弃了中医的特色。

      前几天,一位民间中医给人看病,说小腹下部有结节表明前列腺增生,在场的一位中医博士生问:女人前列腺增大是否也会有结节?这就是我们的中医博士!所以,院校毕业生中,大多数改行其他,很少从事中医临床。

      有些“精英”鼓吹只有院校教育是先进的、科学的,师徒传承只能作为辅助方式,考执业医师必得有院校文凭,这不能不说是在有意无意地在消灭中华文化、消灭中医。院校教育可以搞,但不一定是最先进的,更不是唯一的方式。我们认为,传承恐怕应该成为培养中医的主要方式之一,因为中医是“个人知识”,意会知识,更适合于手把手地教。院校要想成为中医主要传承方式之一,就要从初中甚至从小学毕业生中招生。先行中华文化教育,继之以背诵中医经典,且要早跟师早临床,抛弃一切西医知识的教学内容,三五年即可培养出一个能临床的好中医。

      因此,院校教育必须改革,教学内容和教育方法都必须彻底改革,否则,不足以承担中医传承的重任,只能误人子弟,浪费纳税人的金钱。

      四、 医师法、药品法必须按中医自身发展规律修订

      自从执业医师法出台以来,我国中医师数目骤然减少。我们估计,全国大约还有15万民间中医,他们没有学历,没有行医证,动辄被查被抓被罚。即使是在中医院干了一辈子的,退休以后也往往不给行医证,一行医就犯法。这种情况全国各地都有。

      2002年,在国家尚未来得及关注艾滋病时,先后有15位民间中医到艾滋病村义务为患者治疗,疗效奇佳,稳定了民心,功不可没。然而这15位中医,只有刘志明有行医证(其实,刘志明也是家传的),其他人都没有行医资格。然而,就是这些没有资格行医的人冒着危险上前线、愿意拿出自己的金钱救助面临死亡的同胞,而且疗效远优于西医药。我们的个别管理人员睁眼不看事实,盲目崇洋媚外,硬性规定:非国家选定的艾滋病药物不许用于艾滋病人,为此不知多少艾滋病人死于无辜。个别领导在接见上一线治疗艾滋病的部分民间中医时,指着他们一个一个问:你有没有学历?你有没有行医证?你的药有没有批号?你是怎么进入艾滋病村的?吓得这些民间中医一个个都逃离了艾滋病村。慈悲之心何在?!

      癌症是世界难题,美国用30年花了2000亿美元也没有解决,我们民间中医解决了。我们调查了不少民间中医,像运城崔扣狮、昆明陈欣、广西李之焕、沧州李佩瑜、北京徐世平等等治癌效果都不错,尽管他们大多没有学历,没有行医证,然而找他们治疗的患者络绎不绝。越是有钱的大人物,越往大医院跑,各种检查、手术、放疗、化疗,花钱越多,死得越快。遗憾的是,不少西医私下跟我们说治癌三大法宝的弊端,却无人敢公开写书予以揭露:他们还要吃饭!

      其实,民间中医没有行医证,责任不在他们,在有关管理部门。既然他们能治艾滋病能治癌症,为什么不给他们发行医证?考中医执业医师要大学文凭完全是错误的,不知扼杀了多少人才。要不是周总理出面,大字不识一个的罗有名能成名医?因此,执业医师法必须尽快修改,按照中医自身发展规律修改,不要再拿文凭当扼杀中医的尚方宝剑了。

      刘晓峰副省长三年前说,四川有9228名民间中医,“尽管这些民间医的学历不高,但能够治病。而在目前的医师法管理中,一定要懂外语、有正规学历的医师通过考试……因此就被取缔了行医资格。这已引起当地老百姓很强烈的反应。为什么?因为老百姓觉得有这些民间医能给他们带来方便,看病也很有效。医术是什么?就是要能够治病救人。……现在省委省政府要求省中医药管理局对这一部分民间医逐个调查、了解。对于那些确有一技之长、真本领的民间医,就应该给予他们行医资格。”

      如果我们主管部门领导都能像刘晓峰副省长这样认识执业医师法早就承认民间中医了。

      昆明药监局在21个月中分别以“假药”、“非法制剂”、“非法加工中药饮片”甚至“非法营销罪”等四种罪名对昆明西山区残联康复医院及陈欣医生治疗癌症的几种草药三次进行抄没,罚款50多万,还不准医院再用这种药为癌症患者治疗,已在用药的几百名患者也得停药。药监局说是这叫严格执法,说是要保护群众健康。医院不服,告到法院,药监局两次都胜诉了;然而,医院输了官司,赢得了民心,前往该医院看病的患者比过去增加了好几倍。我们为此调研几次,写出了特殊报告,又给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写了公开信。据说,药监局最近说,陈欣是个好大夫,药是好药,医院是模范医院,但款还是要罚的。

      其实,天津刘弘章大夫也遇到类似问题。此类问题在全国太多了。这是按西药标准衡量中药,是迷信“科学”、崇洋媚外的一种表现,也是消灭中医药的具体做法。

      药品法必须修改,按照中药自身规律修改。中医中药历来不分家。任何中医大夫为了患者方便,完全应该可以自制丸散膏丹使用。

      五、 每个中医都有义务带徒

      为了振兴中医,为了13亿国人健康,按照清末民初每万人中有20多名中医的比例,今天,我国至少应有300万中医。不可能指望中医院校培养出这300万中医,院校只能培养出“学历”,培养不出临床能力。我希望,全国每一个有水平的真正的中医,或有绝招的中医,都可以而且应该效仿恽铁樵、承淡安,自己办中华文化书院或中医文化传承讲堂,传授弟子,让中医文化和中医绝学传遍祖国大地。

      有人会说,这样传承的弟子没有文凭,拿不到行医证,不会有人来学的。第一,拿文凭考行医证的政策是错误的,我们要相信政府会修改执业医师法的,会逐步解决的。用不了多久,就不会这么要求了,能否行医要师父说了算。喜来乐的徒弟能否出师、能否开方行医是喜来乐说了算。不能由文凭说了算。在女人身上找前列腺的博士有文凭,能够看病吗?第二,大多数想学中医的人肯定是希望学点真本事,拥有临床能力;而不是拿张文凭不会看病只好该行其他。只要拥有临床能力,自会有人找你看病。看病时不收费,按照佘部长说法,不算医疗行为。但中国人有很强的感恩思想,你给他治好病,焉有不感谢你的道理,他会赞助你的书院,赞助你的讲堂。我曾经给几家寺院和道观讲,希望他们派一些徒弟学医,将来在寺院道观为群众施医舍药,治好了大家的病,香火自会大大增加,比你看病收的钱多多了。第三,他学好了出师了,毕业了,你也可以给他安排在什么地方,形成你特色疗法的连锁店,使你的特色疗法遍及全国,方便各地同胞看病。第四,书院可以在工商注册,卫生系统不管。书院、讲堂不仅讲中医药文化,也讲诸子百家,讲易经、道德经等,也讲棋琴书画,使人们知道露脐装会使人害病,选美不合中华文化。

    {$ArticleEditor}

    {$NextArticle}
    {$ArticleAction}
    相关{$ChannelShortName}
    {$CorrelativeArticle(10,80)}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Hits}